新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三寸人间 > 第645章 祭坛!
    这一幕,哪怕印证了王宝乐之前的一些猜测与判断,可依旧还是在亲眼看到后,心神震动,不由得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实在是这磨盘太大,上下两片,其中下面那片静止,上面连接了九个把手的那片,此刻转动中与下片磨盘摩擦,发出的轰隆隆巨响,更好似能碾压一切,同时联想自己所看到过的那两头与天齐高的凶兽,不难联想到,这九尊浩瀚巨兽的尸体,被某种力量驱使,在这尸骸世界内拉动九个巨木把手,不断地环绕奔跑,为这磨盘提供碾压的动力!

    它们的身上,必定都有锁链,只要动作稍微慢了一步,那锁链就会闪烁符文,化作无形鞭打,使它们不断前行,仿佛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如此手笔,震撼神魂!

    王宝乐的眼睛也本能的眯起,蹲在巨木上,遥望磨盘时他也注意到在这漂浮半空的磨盘下方,数不清的尸骸堆积成一座又一座高山,有大量的身体干枯的傀儡,正动作飞快的将那些尸骸拖着,一一扔入磨盘内。

    随着磨盘不断地转动,这些被扔进来的尸骸,毫无例外,被瞬间碾压粉碎,只有漆黑的血肉时而顺着磨盘的沿壁流淌,而大部分则是在这碾压中,如被磨盘吞噬般,消失在了磨盘里。

    这一切,让王宝乐对这未央族战舰的诡异感,再增三分,直至半晌后,他才慢慢平复波澜的内心,小心的向前移动,直至距离磨盘越来越近,耳边轰鸣声越发强烈时,王宝乐也看到了这磨盘的中间,存在了一处凹陷!

    这凹陷内,赫然盘膝坐着一道身影!!

    那身影的大小,与整个磨盘比较微不足道,所以之前王宝乐没注意,直至此刻靠近了,才看的清楚,那赫然是一个未央族修士!

    但却难辨生死,此修三头都闭目,六臂垂下,似打坐,又似在死亡前,保持盘膝的姿势,身上没有散出丝毫的生机,反倒是有死亡的气息,在其身躯上形成了一道道尸瘢。

    望着这个未央族修士,王宝乐没有轻举妄动,心底虽焦虑赵雅梦等人,也在焦虑此行危机,不知该如何逃出,但他明白,既然到了这里,那么焦虑是最没用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所以王宝乐狠狠咬牙下,强行将自己这焦虑压制住,目中露出冷静的同时,也蹲在那里,凝望磨盘的运转,他想要长时间的关注,看看有没有什么破绽之处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时间慢慢流逝,王宝乐很有耐心,这一注视,就是七天。

    这七天里,他注意到了自己所在的巨木,整整好好的绕着磨盘转了一整圈,同时也记录了磨盘碾压尸体的大概频率,可这些没有太大的作用,在这七天中,磨盘就好似精密到了极致的机器,没有丝毫的停滞,一切都是重复重复再重复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些搬运尸骸的傀儡,还是盘膝坐在磨盘上的未央族修士,都是如此,就如同时间在他们身上早已永恒。

    “这么下去,根本就无法靠近,更不用说碎灭这一处祭坛了……”王宝乐皱起眉头,再次压下内心的不安,继续等待,而这一次没有如之前般那么久,只是三天,就出现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这变化的不是磨盘与傀儡,而是这整个尸骸世界,因王宝乐所在位置很高,所以他看的更远,在他的目中,远处的天地间渐渐成为了赤色,好似有红色的雾气正在飞速的翻滚奔腾!

    更有轰隆隆的巨响,也正在从四面八方,不断地汇聚,甚至在王宝乐的位置,他都隐隐的看到了远处的大地上,有黑压压的一片,正向着这里疾驰而来!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王宝乐眼睛猛地一缩,这一幕他熟悉,那赤色的雾气,正是青苓妖花的花粉所形成,而那地面上黑压压的一片,也不难猜出……正是数不清的尸骸!!

    “这祭坛莫非是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形成一次类似的风暴,将所有尸骸在这花粉的驱使下,让它们主动来到这里!?”王宝乐面色一变,低头看向祭坛下的尸山,又看向远处天地,心底的猜测越发证实时,他的焦急不由得升起。

    同时大地更有震颤,甚至还有一些让王宝乐骇然的死亡气息,也从远处的大地内爆发出来,其中有一条巨大的鳄鱼,全身腐烂,可气势却滔天,一路随着其他尸骸,不断靠近。

    而如鳄鱼这样的强悍存在,于这尸骸世界内,还有不少,此刻一一显露气息,一时之间危机惊天!

    此刻的尸骸世界,在某种奇异之力的运转下,所有的青苓妖花,都自行盛开释放花粉,形成赤雾,驱使所有范围的尸骸,以祭坛为中心,正不断地汇聚。

    危机关头,王宝乐无法继续蹲在那里,而是猫腰向祭坛靠近,他很清楚,一旦这些尸骸汇聚过来,在那赤雾的影响下,它们必定会发现自己,如当初般陷入尸海的一幕,十有八九还是会上演。

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必定是九死一生,而此刻唯一的出路,或许就是前方的祭坛,所以哪怕这祭坛危险,可王宝乐也没了其他选择。

    “就不该来这里啊!”王宝乐面色难看,此刻急速前行时,他忽然神色一动,低头看向巨木下的尸骸山,那些搬运尸骸的傀儡不知为何没有注意到,但王宝乐却是清晰看到,其中一处尸骸山上,赫然有四十多道身影,正小心翼翼的靠近祭坛!

    那些身影,王宝乐熟悉,正是冯秋然以及赵雅梦、孔道等人,还有许明以及陆云,包括四五个元婴修士,都赫然在内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这里藏了多久了?”王宝乐脚步一顿,目光扫过后注意到冯秋然手中拿着一枚散发五色光芒的宝石后,若有所思,显然这些人以冯秋然为首,在冯秋然展开了未知的手段后,可以某种程度隐身,不被那些傀儡察觉。

    “他们应该也来了很久,与我的选择一样,都是在观察,可因这尸骸世界花粉的爆发,所以此刻不得不前行!”王宝乐立刻有所判断,同时也仔细看了看人群里的赵雅梦与孔道。

    看到二人安然无恙,王宝乐心底松了口气,他看出下方这些人虽憔悴,但却没什么伤势,显然是这一路虽波折,但在冯秋然的通神修为下,算是有惊无险,只不过因巨木本身的威压,以及王宝乐所在的地方,是众人想象不到的区域,所以他虽看到了众人,可下方冯秋然等人却没有注意到王宝乐。

    此刻大家都是小心翼翼,王宝乐也不便去呼唤众人,于是他一方面留意冯秋然等人的动静,一方面也慢慢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双方在这上下两个位置,同时向着祭坛靠近,终于在那四周花粉的轰鸣越发强烈,大地震颤间,数不清的尸骸距离越来越近时,双方同时到了祭坛边缘!

    刚一到这里,血腥的气味扑面而来,更有一股生者勿进的威压,笼罩众人心神,使得下方不少修士,哪怕有冯秋然保护,也都瑟瑟发抖,本能的恐惧,王宝乐也是神色变了变,再次低头看向冯秋然那里。

    在他看去的瞬间,冯秋然蓦然抬手,掐诀间一指,竟有一枚闪耀刺目光芒的符纸缓缓从其储物袋内飘出,此符纸好似存在了悠久的岁月,其上散出无比沧桑的气息,更有惊天的威压,甚至给王宝乐的感觉,如同看见了行星境的强者一般,让他呼吸急促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冯秋然忽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,落在这符纸上后,符纸瞬间燃烧,竟从内飞出了一只火鸟,此鸟全身火焰组成,在出现后发出一声彻响天地的嘶鸣,直奔磨盘而去!